蝼蚁

小孟音书2018-06-20 04:11:13


昨天,儿子从烟尘里面一路来看我,还是坐着他的旋翼机,一副寒酸的样子,但并不是我儿子没有钱,儿子应该很有钱,但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。

他一进门的隔层我就看见了他,儿子很自然的取下了头上的面罩,这让我觉得无比的陌生,这是我第一次不用看水滴里面的人脸,儿子进屋嗅了嗅周围的空气,对我说道:“爸,家里面的空气合成器是不是出了问题?我总觉得有些奇怪的味道。”我可能是习惯了这样的空气没有感受出来,没等我多说,儿子取出集成修理工具便开始忙开了。

儿子已经结婚三年,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孙子,我的孙子可不像我儿子一样难教,儿子学的一切基本源自我天天日日的教导,我饱尝了养育儿女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,我为了教育儿子自己试着做各种教育的软件,让儿子看纸质的书本,最后儿子没有听我的,儿子开始是为了尊重我没有拒绝,后来高中的儿子回来告诉我:爸,你不要总是用液晶的显示屏,丢了吧,另外在一定意义上,看纸质书对眼睛的伤害现在是仅次于液晶显示屏。可这就是我爷爷的烟斗,虽然熏黑了心肺但是毕竟是一个时代的记忆。孙子的生的时候我还和儿子专门连线说过这件事,我不想自己的孙子记忆植入,还是希望儿子像我教他一样的一字字一句句的读着,慢慢的父子的身影就在夕阳下面拉长……儿子坚决不同意,说这样做孙子以后根本就没办法在社会立足,儿子又说了我家庭的观念太重,但是我自己也知道,这已经不是没有我就没有我孙子的年头,孙子能记得爷爷不过是社会旧观念在儿子身上的承袭。而教育不再是学习并记忆,教育就是不断唤醒一个个沉睡的记忆。记得和儿子连线的时候,儿子还在教着孙子做事,儿子不停的说:“儿子,你记起来了么?”“儿子,你多想一下。”“你从这里开始想吧。”我在线这头感觉怪怪的,孙子看我的双眼透露着厌恶,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脸上有皱纹,这时候老人的皱纹和干瘪的皮肤是多么让人讨厌的事情,于是叫儿子把线切掉,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孙子也没有见过儿媳妇,或许应该说是没有见到儿子身边的那两个人。

儿子来了,但是没有触摸到他之前还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是不是真的就在眼前,我于是不经意摸了一下儿子,儿子开始一下子震颤起来,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这样已经构成了人身侵犯,儿子情不自禁吼道:“你干什么?”我忙道:“我小心碰到的。”我看得见儿子眼里面不高兴。儿子修好了空气合成器,于是对我说道:“爸,我们不用说话了好吗?我的声带现在只有一个作用,就是跟你连线说话。”我茫然了:“不说话?”儿子从集成工具箱里面掏出一个植入块对我说道:“这是现在全社会普及的东西,给你带了一个来,用了它可以不用说话,用意识交流。”我道:“意思是我想什么你都知道?”儿子道:“当然,以后你可以设保密区。”这时候我开始本能的拒绝了,似乎以前那些隐秘的事情一件件开始浮现了出来,这些像是植入的记忆一样一件件弹了出来,还记得年轻时候偷盗过别人的商店,和隔壁的姑娘在沙发上做爱,还偷偷藏过她的内衣,这些事情如此的清晰,就像一张张在很久以前就发黄的照片,虽然隐秘但是真实地让人无比怀念,此时此刻一切似乎等着翻案,我满是皱纹的脸似乎红了,儿子问我为什么,我回答了他,儿子,爹跟你不一样,我是有秘密的人。

儿子没有强求我,我看着他一时间失语了,儿子又告诉我,我在那个全景社会也要改版了,社交都提倡用意识植入芯片,以后如果需要植入就跟他连线。

其实这次儿子来不是为了跟我修空气合成器,也不是为我安装意识植入芯片,他此时高兴地像是当年拿到美国的绿卡一般,他取得了去其它星体生活的机会,他也厌倦了这个地球贫民窟。我也没有留他,一直目送着他,看着他带上头罩走向自己的旋翼机,直到刺耳的发动机声音慢慢消失。

我没有听儿子的话,全景社会再没有了语言,我走在那里都只能和人呆呆对看着,眼睛早已不是心灵的窗口,我一天天呆着,我等着自己变成哑巴和聋子,我用意识输着一串串最后的文字,这时候才觉得这些文字都是符号,变成了儿时没有人理解的西夏文,象形文字,我不觉得我脑子里装着文化,我脑子里面全是弓箭、野兽和投石。这几天我似乎不太习惯全景世界了,曾经让我忘记一切的全景世界已经不再那么的诱人,也不再是生活的全部,人也开始怀旧,想看看年轻时候大街上人们只需要穿着衣服,欲望还是肉体跟肉体的事情,而不是精神跟精神的事情,这时候曾经为之疯狂的做爱也只是一种怀旧的事情,在全景世界的一对对伴侣们,从生到死都没有在一起过,却享受着旧时代小夫妻从没有过的快乐,虚拟的大网能淹没自己的全部意识,甚至超越了自己的意识,这时候我想起我年轻时候的毒品,我还是会暗暗的忍不住嘲笑历史,现在全景社会都在讲着快感界限,不法分子总是超剂量虚拟快感,超越人类容量。这又让我怀旧了,快感超剂量有点像当年365bet娱乐_365bet官网平台网址_大陆365bet网址不足还要玩大型游戏一样。社会法规规定的合理的快感限度,我似乎还记得清,就是性爱高潮时候的快感,同时并以这个快感作为量化其它快感的对比标准。

我就在这样一个让我倍感寂寞的世界上,寂寞只是因为我承载了记忆,但是这样的记忆赶不上五岁的进行记忆植入的孩子,但是我很高兴我的记忆我一一都触摸过,这似乎就是我生活在这个时代里面最幸福的事情。我退出了自己所在的全景社会,看着曾经记忆的世界,沧桑变化,天底下有皱纹的东西几乎只剩下我和世界,又是几年的时间没有出去了,我勉强让自己带上头罩出了门,天空下面早已没有路,只有黑沉沉的空气在天地之间搅动着旋窝,很想自由自在在一片的记忆的草地上休息,但是我知道即使有草地,我把头罩去掉以后几分钟就得死去。才发现从前说心灵的富足才是真正的幸福,现在心灵可以拥有全部,而现实的世界萎缩以至于荒芜,每爬行一步都像是在开辟荒蛮,每看一眼都觉得无比孤独,我想离开,但是我不可能超越第一宇宙速度,而儿子再差他起码还有旋翼机,我却只能用助步器在地上像曾经的爬虫蝼蚁一样,带着残肢在方寸的土地上爬行,爬行在宇宙里面,生生死死沧海一粟。